Rubber

更加耀眼一点,更加明亮一点。

就很丧。

执念论

我想我这辈子可能都对这种少年有执念吧:或阳光灵动,或干净内敛,或优雅绅士,但最让我着迷的果然还是意气风发,鲜衣怒马的少年了,这种人是那么的吸引人眼球,自身便是发光发热的小星星,更遑论他的笑容,仔细想想,其实也只有意气风发才算是不枉少年了。

有的时候会非常想加油,因为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幻想。今晚想了想为什么要一直坚持画画,应该就是想把自己喜欢的人画出来,让更多的人喜欢他,便是如此。

偷偷摸摸发点牢骚应该可以吧?